目錄 購物車 (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) 聯絡我們
079 - 家的美感(已無庫存,停止販售)

079 - 家的美感(已無庫存,停止販售)

{{ title.name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 }}
數量
數量
一次最大商品購買數量限制為 99999
該數量不適用,請填入有效的數量。
售完

商品存貨不足,未能加入購物車

您所填寫的商品數量超過庫存

現庫存只剩下 {{ quantityOfStock }} 件

若想購買,請聯絡我們。
  • 限時寄送(僅限寄送台灣、澎湖、金門、馬祖)
  • 掛號(13期:260元)(僅限寄送台灣、澎湖、金門、馬祖)

商品描述

COVER STORY

家的美感

「家」除了空間本身,選用的各類用品物件,是堆砌出生活風格與樣貌的引人亮點。

這些天天與你為伴的生活夥伴,你是如何看待和選擇的?美好物件就像是「家」的細節:營造「家」的美感,也營造「生活」的美好。

【編者的話】

活著的喜悅精神

《精準的閒晃》(Joie de Vivre)是一位美國女士嫁給法國男子的生活體驗。她在書裡和我們分享,一位充滿智慧的法國人曾說,「愉悅不是你去主動追求的東西。……不需要你召喚。」它來了就來了。在這樣的國家,如果你要做一件事,就值得好好做,不能趕,過程即是享受。

這個道理自然涵蓋美食的享受(怎麼可能不?)。作者Harriet Welty Rochefort花了好些時日終於明白,一開始她認為完全沒必要的擺盤佈置,確有其重要性。「以賞心悅目的方式呈現出來,食物給人的感覺也截然不同。」

可能每個人喜歡(或討厭)法國的原因不同,但我喜歡書裡這個說法──法國人「把生命當作一份偉大的禮物」。他們把對美的關注延伸到最簡單的事物之上。那些舖張、風格和講究,都說明了在「當下」這個時刻裡,他們是全然的自由。

「坐下來好好吃一頓,同時進行深刻的對談,是非常文明的行為。」

這種對生活理直氣壯又生氣勃勃的回應,我想非常適合用來作為本期的導引。這期談「家的美感」,我們的出發點很單純,家或許難以三不五時大改裝,但透過一些生活器物,卻可以輕易改變家的表情──以及,人的心情。

所謂生活器物,對我們的意義是什麼?我想很多SD讀者都有「生活家」的能力,會使用、也講究,將好設計融入生活之中。但我相信,也有很多讀者同我一樣,經常使用的器物是最不心疼的那些,重點就只是「用」,並未將生活的情調與美好考慮進來;而那些細細收藏的美麗器物,總是束之高閣,捨不得使用。

但讀過這期的訪問,相信你會改觀。如Hally所說,「很多人對房子都有迷思,只在乎大小,卻不在乎機能與細節。」不論家裡多大坪數,是否有名牌家具,如果你的垃圾桶──很醜(抱歉我想不出其他的形容)、鍋碗瓢盆像是明亮空間裡最黯淡無光的背景、生活道具難看又不好使用……你的家看起來都很「哀傷」;反之,有賞心悅目的抹布(超級重要!)、設計精巧使用方便的掃除工具、配色高明的擺飾……,即便家裡不大,家具都很樸實,你會透過這些使用細節,明白這裡有個享受生活的主人,這個家看起來就會很美、很「快樂」。

一直記得米力在「良食主意」特刊裡所說的話,「我不喜歡成套。像孿生兄弟姊妹一樣的圖案全套使用是很無聊的事。食器可以像是衣櫃裡的衣服一樣混搭,什麼都有,平價的、流行款的、設計師的或是限量品。重點就是去使用它,唯有被勞動的器物才會散發出光彩的樣子。就跟人一樣。」

不論哪一位受訪朋友,都再三強調好的器物就是要使用。束之高閣的物品是不會散發光彩的。米力的「混搭」說,也給我很多啟發,誰說物件一定要成套呢?但混搭難度更高,這種俯拾即是的功力,恐怕還跟鑑賞力有關。

又想起《千年繁華》這本談京都的書。作者壽岳章子只一揮,便知手中那把有名的內藤掃帚好在哪裡;職人的心思與工夫,在這一遞一試當中,彼此了然於心。有好的製造者,還要有好的鑑賞者。

近期有許多關於文創的討論,在某個交流場合中,我說公部門的文創重點多半在經濟,而不在文化。只重經濟不重文化的結果,你會只有消費力,而無鑑賞力。所以不論功能或美感,都只能停留在表相的層次。有硬體卻無內涵,有設計卻不高明。所以只能找「大師」,因為有標籤可以為我們背書,但這些大師交出的作品是否傑出,好在哪兒、不好在哪兒,無從表述和判斷。殊不知,一把簡單的掃帚,便能知高下。

談文創有點遠了。回到家的主題,生活器物的使用,其實就是對好的設計者最直接的致敬和支持,也是美感孕育而生之唯一可能。永遠記得,生活不是只能一成不變,我們總是有選擇的,即便只是一塊抹布。



相關產品